難言無聲第1章

-

在我的葬禮上,前男友突然闖了進來,不顧親友詫異的眼神,上前大大親了一口我的遺像,然後抱著我的骨灰盒跑了。

他撒丫子跑,我的魂在後邊拚命追,邊追邊喊:「愣著乾嗎!快攔住他啊!這傢夥要把我挫骨揚灰啊!」

1

我知道祝賀恨我,但是冇想到他能這麼絕,竟然大白天眾目睽睽下把我的骨灰搶走了。

他是有備而來,車門都冇關。跳上車的一瞬間,立馬打火一腳油門衝了出去。

等我的親友反應過來時,他已經跑出兩個路口了。

一群人愣是連車尾氣都冇看見。

我坐在他車的後座,看著被牢牢放在副駕座上的骨灰盒,忐忑想他下一步要乾什麼畢竟我們分手挺不愉快的,當時他還放狠話說:「沈星,做鬼我也不會放過你!」

現在我真成鬼了,他也說話算話,冇放過我。

車繼續高速開著,看著窗外,好像是往郊區跑了,高樓大廈慢慢流逝,變成開闊的一大片藍天白雲綠草地。

難道是去……

「你猜到了吧。」緊握著方向盤的祝賀突然開口,「是去野海,你說我把你撒在那餵魚怎麼樣」

我:!

大哥!魚真的吃嗎你這不是胡來嗎!

他說得很平靜,但我卻聽得心驚膽戰。

「害怕嗎」他像是惡作劇得逞的壞小孩,輕聲笑起來,隻是笑聲有點悲涼。

我從後座飄到副駕座,側臉觀察他,才一個月冇見,他怎麼瘦了這麼多。現在天氣也纔剛入秋,還不算冷,他竟戴著一個毛線冷帽。

是為了凹造型吧!我太懂他了!又耍帥。

當年冬天他都是為了帥不肯穿我給他買的秋褲,還說什麼:「要風度不要溫度。」真是反季節戰士。

不嫌熱嗎我伸手想將他的帽子拿掉。

「沈星。」他突然轉過來,讓我手僵在半空不敢動了。

能看得到我嗎鬼是冇有心跳的,要不然我此刻應該緊張到心怦怦直跳。

「坐好,安全帶也不繫。」

說著,他車速放慢,在路邊停下,身子壓過來。我雖然是鬼魂,但是麵對他湊過來的帥臉,還鬼臉一白,害羞得攥緊了兩手。不料他的手穿過我,將歪了的骨灰盒扶正,拉著安全帶給我的骨灰盒繫上了。

我:……

骨灰盒係什麼安全帶啊!神經病啊!

在我的吐槽中,他重新啟動車子,繼續往前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