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苑雪蕭洵全文免費閱讀第16章

-

蕭洵手一抖,茶盞側翻,滾燙的茶水淌了一地。

他眸中情緒翻湧,周身的氣息決絕而可怕。

“容苑雪,我在除夕宴前的確寄回家書給母親,讓她趁此機會替我求親,不管你信與不信,我指明要娶的人,是你。”

容苑雪對上那雙深邃的眸子,感覺自己要被吸進黝黑的瞳孔,無儘沉淪。

短暫的失態與情亂之後,容苑雪淡淡一笑:“還重要嗎?事到如今,我們誰都不能回頭。”

她是皇帝身邊的禦侍令。

他是名震邊關的馭關侯。

齊豫心悅容苑雪,而先帝在三年前便替蕭洵與六公主賜了婚。

明知不會有以後,何須在意是否兩情相悅過,是否求娶過。

相比容苑雪的淡然,蕭洵眸光深遠,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容苑雪起身告辭,手腕卻被蕭洵緊緊抓住。

他的語氣一如既往強硬:“我送你回宮。”

“不勞煩侯爺了,我想一個人四處逛逛。”容苑雪淺笑著拒絕。

東大街。

容苑雪一路吃一路逛,買了許多小零嘴準備帶回宮中。

蕭洵不知從哪牽來的馬,不緊不慢跟著後頭。

人群中忽然一陣騷亂,容苑雪背靠著牆,以免被人撞倒踩踏。

幾名帶著鬥笠的漢子步步向她逼近,自腰間抽出銀晃晃的匕首。

容苑雪當機立斷,端起地上簸箕裡的樹葉殘渣朝幾人潑去。

塵土飛揚的瞬間,蕭洵踏過馬背飛身而來。

腰肢上多了隻有力的臂膀,容苑雪抬眸看向蕭洵優美堅毅的側臉,他沉聲道:“抓穩了。”

將容苑雪送上馬,蕭洵隻身與那群人纏鬥在一處。

殺了三人,生擒一人。

獨活的那人正要服毒自儘,卻被蕭洵生生掰折了下巴。

容苑雪心中暗歎,蕭洵在邊關這三年,當真打磨成了一把利劍。

蕭洵壓著人向她走來:“你騎我的馬先回宮,我將他送去大理寺審問。”

“不必審。”容苑雪勾唇,“我知道是誰送的禮,不知侯爺可否陪我走一趟?”

俶王府。

容苑雪扣響大門,對著前來迎門的家丁道:“勞煩代為轉告俶王,禦侍令容苑雪前來回禮。”

家丁將容苑雪三人請進正廳稍候。

齊肅瞧見蕭洵時,麵上的假笑僵了一瞬:“今兒是什麼日子?當真是令府上蓬蓽生輝啊。”

“明人不說暗話。”容苑雪眯眼笑了,“我是來給王爺回禮的。”

新帝即位後,齊肅與齊澤分別隻賜了封號俶王與勤王,至於是留京還是賜封地,全在齊豫的一念之間。

容苑雪前幾日向齊豫進言,這兩位曾被百官擁護過的王爺應賜封地,無召不得入京。

而今日她前腳剛出皇宮,後腳便被尋到了蹤跡。

這等手眼通天的本事,隻能是這兩位的手筆。

齊肅掃了眼被壓在地上的刺客:“容禦侍得罪的人並不在少數,怎能算在本王頭上?”

看了許久好戲的蕭洵終於沉聲開口:“因為容禦侍進言的俶王封地是滁州。”

滁州地勢偏遠土地貧瘠,每年的稅收都成問題,是皇子們避之不及的封地。

而讓齊肅去滁州,容苑雪是經過考量的。

齊肅野心勃勃不服新帝,要讓他遠離京都,不給他韜光養晦的機會,滁州是最好的選擇。

“俶王。”蕭洵眸中滿是冷色,“這禮,你是收下,還是送去大理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