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真千金回家

-

“咚咚咚。”

“廁所有人。”

“咚咚咚。”

薑楠不耐煩的拉開了門,下一秒就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從外麵闖了進來。

“都說有人……”

“噓!”下一秒,男人突然將薑楠抱在了懷中,不由分說的低頭吻了下來。

薑楠剛要反抗,餘光看見一群人從車廂的另一端氣勢洶洶的追了過來。

他們直接探頭朝著廁所看了過去,見是一對小情侶摟在一起,頓時罵了一句:“艸,真會挑地方。”

說完,這群人嘩啦啦全都走掉了。

“夠了嗎?”薑楠冷冷的發問。

男人鬆開了她,垂眸的樣子,簡直是如妖似媚。

“真甜。”男人輕笑一聲。

薑楠一把推開了男人,轉身往外走。

不意外的,她被攔住了。

她無意捲入任何風波。

但,總有麻煩主動找上她。

她原本在一個十八線小縣城活的好好的,雖然日子過的清苦,但是也自得其樂。

可是有一天,一對衣著光鮮的夫婦突然出現在她的麵前,告訴她,他們纔是她的親生父母。

她從一出生的時候,就被人抱錯了。

那個代替她在親生父母身邊生活了二十三年的女孩子,纔是養父養母的親生女兒。

那對夫婦口口聲聲不捨得養了二十三年的女兒,所以就對外宣稱當年懷了雙胞胎,出生的時候丟了一個,現在找回來了。

薑楠搖身一變,從一個小縣城的窮人,變成了金城富商白景天的二女兒。

她原以為,親生父母找到自己,是想找補失落的親情。

然而,事實是,他們的養女白媛媛不想嫁給金城有名的風流紈絝,宴家二公子宴霖,所以就想讓薑楠代替她嫁過去。

養父母也跪下求她。

用二十三年的養育之恩,求她救救白媛媛。

她救白媛媛,誰來救她?

冇人在乎她願意不願意,冇人在意她答不答應,兩邊都用孝道來壓她。

於是,她來了。

“怎麼,就不想找我要點補償?”男人輕笑,聲音低沉悅耳,如同大提琴。

薑楠氣定神閒的伸出手:“補償費,五百塊。”

男人笑聲越來越大,最後竟然笑的渾身顫抖了起來:“五百塊?原來,我就隻值五百塊。來金城找我,我給你五萬塊。”

“留著自己花吧。”薑楠一把推開了男人,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
宴霖眼神深邃的看著薑楠離去的背影,嘴角浮起一抹玩味的笑意。

她,就是白家要塞給自己的妻子?

嗬嗬。

有趣。

“二少爺,您能不能彆鬨了?”剛剛那群搜尋的隊伍,帶著不滿和質疑,忍不住教訓了起來。

“好好好,不玩了,回家吧。”此時的宴霖,哪裡還有剛剛的深邃,重新恢複了吊兒郎當的樣子,眼角餘光瞥到那個姑娘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,這才揮揮手轉身離開了。

金城到了。

薑楠拖著一個用了不知道多少年破破爛爛的行李箱下了車。

一出站,就看到有人舉著一個大牌子,上麵寫著自己的名字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