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0章

-

從阿錦宮裡出來,楊雲深難得主動開口了。

他說:“公主,您既然心情不好,就在外麵轉轉再回去吧,省得現在回去又難受。難得今日天氣還好,往後天氣愈發冷了,出門都不方便。”

幺幺想想也是,道:“小楊子,你長得這麼好還會說話,做太監真是太虧了。”

楊雲深垂眸低頭,用長長的睫毛掩蓋了眼神中泄露出來的情緒。

“公主,奴纔給您講個故事吧。”路上他主動開口。

“故事?你挑個好聽的來講,講不好我可不依。”幺幺故意逗他。

楊雲深道:“是奴才之前見過的話本子,如果講得不好,奴才就……”

“就怎麼樣?”幺幺挑眉。

“奴才就再換一個。”楊雲深道,“奴才腦子裡記了好多。”

“行,”幺幺高興了,“你有空就說給我聽。多聽一些,保不齊我也會寫了。”

以後她就有一技之長,不必羨慕彆人了。

——父皇不在宮裡,她對批閱奏摺這事就失去了興趣。

在大哥麵前總不如在父皇麵前那般自在,能暢所欲言,所以她後來乾脆就偷懶不去了。

“是。”楊雲深恭恭敬敬地道,保持著落後她半步的距離,腰背微微彎著,態度恭謹,聲音不同於彆的太監那般尖銳,像琴音一般低沉悠揚。

幺幺心裡又感慨一句可惜了,如果不是太監就好了。

楊雲深很會講故事,即使隻是那些才子佳人的陳詞濫調,從他口中講出來,也引人入勝。

他還很會關心人,途中說起風了,讓宮女回去給幺幺拿衣裳。

等披風拿來了,他又伺候幺幺穿衣,讓幺幺覺得十分舒服,不知不覺就走了很遠。

“哎呀,”幺幺驚呼一聲,“怎麼不知不覺都走到這裡來了!”

他們已經走到了宮門口。

“再走恐怕就有告狀精說我要出宮了。”幺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,她腦海裡想起了死對頭阿錦。

隻要有詆譭她的機會,阿錦是不會放過的。

楊雲深卻道:“那公主稍等片刻,一會兒有好玩的路過宮門口。”

“什麼好玩的?”幺幺頓時來了興趣。

楊雲深笑道:“公主請允許奴才賣個關子,請您稍安勿躁,很快就來。”

“行吧,那就等一會兒。”

楊雲深回頭道:“把我的傘拿過來。”

他提前就準備了傘,打開撐在幺幺頭頂替她遮擋太陽,道:“雖然是秋天的太陽,但是公主皮膚嬌嫩,也容易曬傷。”

幺幺:“你倒真是個細心的。”

當年那一刀,到底誰下的手,她有一種回去找人算賬的衝動。

否則這是多好的麵首啊,長得好看,聲音好聽,知冷知熱,嗐,白瞎了。

轔轔的馬車聲傳來,幺幺循聲看過去,便看到宮裡拉泔水的馬車往外走,不由嫌棄地捂緊鼻子道:“好臭!怎麼能遇到他們,討厭死了!”

話音剛落,她忽然聽到利刃出鞘的聲音,下一刻,她便覺得脖頸上涼颼颼的,寒氣逼人。

幺幺瞪大眼睛看向楊雲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