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

-

聽到女兒說出隱藏許久的“秘密”,趙擎天心中殺意爆炸。

“秦子明,陰謀殘害我本人不夠,還要害我女兒。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,你喪儘天良,不殺你,我趙擎天枉為男人!”趙擎天拳頭寸寸攥緊,骨節發出“咯咯”之音。

“不……”腦子一片空白的林月寒突然回過味來:“嬌嬌,你以前不敢說,為什麼現在敢說了?。”

她在想是不是孩子記錯了亂說的。

“因為爸爸回來了,爸爸會保護我,我不怕那個壞叔叔。”嬌嬌揮舞著小拳頭,理直氣壯地道。

這句話讓趙擎天心頭一痛,心中發誓:往後餘生,一定要保護好女兒,不再讓她受歹人傷害。

林月寒最後一點幻想破滅。

趙擎天看到林月寒痛苦沮喪的表情,心疼不已,走過去輕輕將她和孩子一起摟在懷裡,柔聲安撫道:“月寒,我知道被最信任的人欺騙和傷害的痛苦,四年前我就體會過那種痛苦了。”

“秦子明太陰險卑鄙,我們一家人都被他害慘了。”

說到這,趙擎天咬牙道:“放心,我會讓他付出代價。”

“不,我要親自去問他,為什麼要這麼做?”林月寒不甘心啊。

趙擎天頭疼:“你還不死心嗎,你想想,如果這些年他真的對你好,以他的地位完全可以幫你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,可是他卻依舊讓你住棚戶區,偶爾送點東西去慰問一下。他的心思我就不相信你不明白,他是想對你圖謀不軌,根本就冇想過要真心幫助你。”

“他之所以對嬌嬌下狠手,因為嬌嬌是他占有你的障礙。”

“這次拆房子故意針對陳伯害死老人家,是要你無家可歸,最後去求他收留,那就正好羊入虎口,中了他的如意算盤。”

如果是之前趙擎天說這種話,林月寒肯定不信,還會認為趙擎天這是汙衊。

但現在,她心裡動搖了,對秦子明的信任不再那麼堅定。

“滴嗚……滴嗚……”

正在這時,刺耳的警笛聲突然響起。

有人報警後,附近的警車火速趕來。

領隊的人是一個魁梧的中年男子,大名晁剛。

晁剛帶著人下車衝過來,看到梁家一群人躺在地上,頓時大驚。

“三爺,您這是怎麼了?誰人敢大膽欺負您?”晁剛火急火燎地衝過去將梁紹奎扶起來。

梁紹奎見巡察趕來,頓時來了底氣,雙眼熊熊的怒火燃燒而起,指著趙擎天咬牙切齒地吼道:“晁隊長,凶手就是他們!”

“抓起來!”晁剛狂吼。

“是!”身後的下屬們提著手銬就撲了上去。

“誰敢!”趙擎天狂暴的寒意席捲而出,猩紅的虎目射出鋒利如刀的寒芒。

刹那間,恐怖的威勢彷彿從天而降。

衝上去的幾個人瞬間感覺彷彿置身於閻羅地獄,置身於屍山血海……

“撲通,撲通……”

承受不住這種氣勢壓迫的人們雙腿一個站立不住,紛紛跪地。

然後驚恐莫名的目光看著趙擎天。

這一望,嚇得他們肝膽俱裂。

那一雙血眸,宛若殺神。

“一群廢物,讓你們拿人,怎麼還跪了,都給老子起來!”晁剛氣急敗壞地衝上去,怒火沖天。

可是,當看到趙擎天的刹那,他轟然刹住腳步。

晁剛看著趙擎天,大腦如遭雷擊,雙腿不受控製地瘋狂顫抖。

那表情,比見到了鬼還要可怕。

也許,趙擎天不認識晁剛,但晁剛認識趙擎天啊。

半個月前,聖豪醫院,趙擎天橫掃孫家那一戰,晁剛作為巡察的高層,他親自帶隊跟隨總督秦遠山參戰。

那一戰,他親身見證了趙擎天的可怕。

幸虧他經驗豐富,為人機靈,在混戰中見情況不妙,自己給自己一刀然後躺在死人堆裡裝死。

從而成為了屈指可數的幾個倖存者之一。

作為倖存者,他們被重點關照地被總督下了封口令。

那天發生的事,見到的人,全部爛在肚子裡帶進墳墓。

否則,全家遭殃。

晁剛謹記在心,甚至深深記住了趙擎天的麵貌,以後見到這位爺要繞道走。

可是,越怕什麼越來什麼。

他的傷剛好來上班,今天第一次出任務,結果就撞上這位爺了。

出門冇看黃曆啊。

怎麼辦,怎麼辦啊?

晁剛有些絕望,身體篩糠一般瘋狂顫抖,汗水如雨而下,臉色慘白如紙。

“晁隊長,你乾什麼,快抓人啊!”後麵,梁紹奎衝上來大喊。

“砰!”

一聲巨響,晁剛雙腿一軟,重重跪下了。

“這……”梁紹奎等人目瞪口呆。

堂堂巡察隊長,帶人來抓凶手,這怎麼人冇抓反而自己跪了呢。

瘋了嗎?

“晁隊長,你這是乾什麼,趕緊抓人啊!”梁紹奎憋火不已,他指著趙擎天吼道:“他叫趙瑞,趙家棄子,聲名狼藉的強犯,自甘墮落的廢物,你怎麼能給這種人渣下跪!”

“我草泥馬!”晁剛轟然暴起,一腳將梁紹奎踹在地上,然後撲上去,左手掐住他的脖子,右手掏槍狠狠頂住他的腦袋。

“王八蛋,你特麼想死彆連累老子,我乾你全家!”晁剛麵目猙獰地咆哮:“信不信老子一槍崩了你?”

梁紹奎被這麼一搞,也來了火氣,咬牙嘶吼:“你他媽想死嗎!”

他堂堂梁家的三爺,可冇把一位巡察隊長放在眼裡。-